万达金融:建设全能型银行集团

  日前,在中国银监会举行的第79场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全面介绍了该行抓住业务协同核心、全面提升综合化金融服务能力、打造高绩效全能型银行集团所取得的积极进展。在不到一小时的发布会上,“协同”一词出现数十次,凸显了它的重要性。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浦发银行集团口径总资产达到5.5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31%;实现营业收入1209.28亿元,同比增长11.3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6.82亿元,同比增长9.47%,在同类股份制银行中保持了优势。

  “这份成绩的背后,体现了浦发银行通过集团化综合经营,母行与集团各子公司战略协同进一步加强,经营效益和利润水平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形成了一定的整合优势。”潘卫东对记者表示。

  一同参加本次发布会还有浦发银行战略发展部总经理李麟、金融机构部总经理刘长江。

  “十三五”期间,浦发银行集团的总体战略目标是“全面提升综合化金融服务能力,打造高绩效全能型银行集团”。

  潘卫东表示,按照这个战略部署和要求,浦发银行在2016年3月完成收购上海信托后,除银行主业外,经营领域扩展至信托、租赁、基金、境外投行、货币经纪、科技银行、村镇银行等多个金融业态,明显提升了全方位服务客户的能力以及创新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也更好地服务于上海“五个中心”建设,初步展现了浦发银行作为上海金融国资改革的样本示范作用。

  在潘卫东看来,作为上海的金融旗舰企业,与同业机构相比,浦发银行的综合化经营具有自身的差异化特点,具体包括六大方面:一是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存在的金融服务需求“痛点”为使命;二是以“一站式”综合服务方案为导向,而不是简单的“集群化”;三是大力应用创新技术,努力打造数字化的银行控股集团;四是以“SPDB+”数字化平台为依托,实现生态圈的融合发展;五是坚持全服务构架,提升中后台服务价值创造水平;六是稳步推进国际化经营,努力开拓综合化经营的发展空间。

  值得关注的是,为加强综合化经营,浦发银行紧紧抓住了业务协同这一核心,加快完善集团协同机制,实现集团内各业态间的协同效应。

  “一是在合规前提下将集团内子公司间的业务内化,确保1+1=2的基本效果;二是逐步建立集团统一的客户共享机制,在集团范围内进行客户共享和交叉销售,实现1+12的效果;三是通过跨行业的产品创新,提高对客户的多元化服务能力,争取实现1+13的效果。”潘卫东告诉记者,目前浦发银行集团内各主要协同业务规模达到70%的增长,各子公司在规模、营收、利润等方面均保持着良好的运行态势。

  例如,在信托行业整体规模增长放缓的情况下,上海信托并入浦发银行后的主营业务实现了突破式增长。截至6月末,上海信托合并资产管理规模达8623亿元;信托收入同比增长130.22%,净利润较去年同口径增长39%。2015年末和今年上半年,浦发银行发挥自身在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的专业承销能力,结合上海信托资产证券化专业受托服务,联手为上海公积金中心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国内最早、规模最大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系列项目,累计规模达到220亿元,在市场引起较大反响。

  同时,浦银租赁各项业务稳健开展,到6月末租赁资产总额达到458.65亿元,是2013年末的2.4倍,实现净利润3.10亿元,经济效益指标保持在同业的领先水平。特别是,今年母行与浦银租赁大力合作开展租赁代理业务,规模合计132亿元,较去年新增87亿元,同期大幅提升超过300%,通过产品整合的方式满足了客户多元化金融服务需求。

  而浦银安盛基金在2013年末管理资产的规模为315.24亿元,到今年6月末管理的资产规模已达到5262.31亿元,是2013年末的16.7倍。

  潘卫东强调:“浦发银行集团对子公司的要求是做大做强,要在各自领域形成竞争力,这样和母行的联动才能形成1+12甚至1+13的效果。母行也会继续推进子公司建设,加大业务协同能力的培育,逐步提高子公司对集团的贡献度。”

  得益于协同效应的发挥,浦发银行通过整合集团内产品和客户服务,通过创新的方式,不断增强了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潘卫东向记者介绍,为了支持绿色产业发展,浦发银行在第一时间向监管部门提出了发行绿色金融债券的想法。在今年分三次分别发行了200亿元、150亿元、150亿元绿色金融债券。通过集团联动,较好地寻找了投资者并成功募集,并确保专款资金专项用于绿色产业项目。在践行普惠金融方面,今年9月底浙江新昌浦发村镇银行通过母行作为簿记管理人进行代理发行的创新方式,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成功发行业内首单大额同业存单,募集的资金都用于支持“三农”的发展。在支持中小企业及科技型创新企业方面,浦发银行通过股债贷联动,服务科技型企业超过1.7万户,提供融资支持2300亿元,有力助推了科创企业的发展。

  除此之外,利用浦发银行母行、境外投行子公司、上海信托海外分支机构组成完整的金融服务链,浦发银行集团还为“走出去”的企业提供了更好的服务。

  潘卫东指出:“浦发银行集团的奋斗目标,主要是希望构建银行控股的集团架构,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金融旗舰企业的建设。在巩固银行主业核心竞争优势的基础上,推动多牌照金融业务的协同发展,力争加强综合化经营,增强市场竞争力,打造发展优势。”

  为此,浦发银行集团将进一步整合银行的主业与各子公司的产品和服务,立足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和满足客户多元化金融需求,打造组合化的产品体系,提供一站式的综合金融服务。

  服务于国家战略和基础设施建设。把握重要的业务发展机遇,比如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提供综合化、定制化金融服务,满足开发性金融、贸易金融、股权投资、出口信贷、融资租赁等领域的需求。

  服务于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着力抓住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机遇,积极服务制造业与企业在境内外上市融资,发行债务融资工具;针对节能环保产业做好能效信贷、绿色债券等方面的金融服务;运用并购贷款、财务咨询、投资银行、投贷联动等业务,努力服务于企业的兼并重组;围绕农村消费升级和城市居民住房改善以及汽车消费、旅游休闲等重点领域加大金融服务力度。

  服务于金融改革深化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围绕金融改革深化的关键需求,建立健全与市场化环境相适应的管理体系,提升综合服务能力,特别是围绕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自贸区建设的关键需求,努力提高产品创新能力,加强金融交易、风险识别、产品定价、交易清算等领域的服务。

  服务于创业创新。积极围绕“双创”、新兴产业、新兴技术、新兴模式,加大对国家科技立国战略的支持力度。

  服务于社会发展和普惠金融领域。着力服务好养老金、医疗保险、住房保障、公益设施建设的需求,支持国家脱贫攻坚;按照发展普惠金融的政策导向,针对小微企业需求提供优质金融服务;围绕国家的“互联网+”战略,努力开展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新,提高对大众客户、小额客户、投融资理财业务的服务水平。

  最后,努力打造综合化经营的关键能力。一方面,构建集团化的架构,提升综合经营的能力,特别是要加强战略协同,发挥协同效应,全方位提高子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加快提升集团化的管理能力,不断完善集团经营的配套机制。

  “浦发银行集团的综合化经营,核心是希望母行和各子公司业务协同发展。我们不希望只是拥有牌照,更要求协同发展。”用潘卫东的话说,这一目标具体体现在集团化、轻型化、数字化、专业化、国际化、集约化上。

  潘卫东进一步指出,浦发银行将不断完善集团协同的顶层架构设计;继续深化专业化经营,推动子公司在各自领域做大、做强、做优、做活,在规模、效益、质量、创新等方面达到行业的前列水平;结合互联网新模式,持续强化SPDB+建设,大力提升数字化经营管理能力,发挥信息科技的引领作用,下一步将有效整合银行、信托、基金、租赁等多重业态的资源,打造集团统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实现深层次客户共享、产品互通和系统互联,实现打造数字化银行集团的目标;推进轻型化经营,提升经营管理的效率和效能,实现轻资产、低资本消耗发展,推动存量资产由重变轻,持续推进组织架构扁平化、流程化;推进国际化经营,充分整合包括子公司在内的境外业务资源优势,来优化浦银国际和海外分行等海外机构间的协同机制,构建集团化、多层次的国际业务平台体系,强化银行、投行、基金、信托等业务领域的跨境产品组合,提升境外平台的创新支撑能力和对客户的跨境服务能力;建设集约化管理体系,增强内涵式发展动力,构建“轻前台、强后台、稳内控”的运营新模式,同时也努力增强全集团员工的凝聚力和归属感,不断提升浦发银行的社会影响力,实现集团价值的最大化,积极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如今,在浦发银行,一幅全能型银行集团的蓝图已经绘就,一场协同作战之役已经打响,一轮综合化战略转型大戏精彩上演……行动,正在路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