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保险:券商分析师该拿什么奖(评论)

  11月22日,第十一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揭晓,几人欢喜几家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获奖分析师换了一茬又一茬,获奖券商仍是老面孔。围绕评选的吐槽倒值得玩味,分析师抱怨折腾,基金公司申诉“占用太多精力”。至于参评标准,早已被数落多次。

  此次新财富获奖分析师主要集中于申银万国、国泰君安、海通证券、中信证券等几家券商。近年来,扩张力度较大的华创证券和宏源证券则以黑马之势突围。不过,如今的新财富评选获奖者却很难像过去那样名利双收了。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第八届新财富评选结束后,有超过50名上榜分析师在当年或次年跳槽;而2012年第十届新财富揭晓后,跳槽人数为30多人。

  相比以投资收益为客观指标来衡量业绩的买方研究员和基金,要界定一位卖方分析师的成功和优秀与否其实不容易。卖方分析师提供的是基本面研究和一般建议,没有可以比较的基准,这就为分析师评选带来了空间。

  目前市场上主流的分析师评选有三类:以新财富为代表的主观评选、以今日投资中国最佳分析师为代表的定量评选,以及今年新杀入卖方分析师评选领域的Wind资讯“看蚂蚁”分析师全民票选。

  新财富则因“出道”最早、机构投资者参与众多颇具盛名,被戏称为金融界“奥斯卡”。新财富入围、获奖与否成为券商研究所的重要考核指标,也是分析师身价的重要指标。因为前者决定着可获得券商分仓的规模,而后者则决定分析师的切身利益。

  如今,买方和卖方的态度悄然发生了微妙的转变。新加坡富敦基金中国区总监孟宁就在微博上吐槽:“新财富季的短信量是平时的2-3倍,说明有50%以上的人平时根本不给你做研究推荐,到了需要投票的时候就想起你了。”

  分析师则更为折腾,他们从全国各地扎堆赶往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基金公司聚集的地方,左手礼物右手猛票,白天忙着重复自己的观点,晚上陪着基金经理打牌,争取给基金经理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一来一去,身心俱疲。最终,业内规模前三的嘉实基金在2012年放弃了新财富的投票权,因为这一活动“占用太多精力”。半年报显示,嘉实恰恰是2013年上半年为券商贡献分仓佣金收入最多的基金。

  上榜新财富在分析师考核中占的比重也有下降趋势。华中一家券商的分析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所在的研究所如今已不再把新财富作为分析师衡量薪酬的重要指标,“经历了三年熊市,与其花大钱砸新财富,不如想别的办法‘开源’来得实在。”

  Wind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基金公司的佣金支出共25.9亿元。目前市场上共有114家券商,也就是说平均每家券商只能分到2200多万元的“一杯羹”。按过去新财富第一名分析师年薪100万元-300万元的标准计算,几名新财富分析师就可以把一家小券商压得喘不过气来。

  除了新财富,定量评选也是常见的评选方式。国内定量评选的代表是今日投资的中国最佳分析师评选。该评选以分析师推荐股票相对行业的超额收益和盈利预测的准确性为基础,杜绝了拉票、拜票现象。不过,只凭借数据的考察方法也存在一定的不足。

  而由金融数据服务商Wind资讯举办的最佳分析师海选则为分析师评选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模式。据媒体报道的数据,为期5天的投票内,有来自基金、保险、券商、高校、政府部门等1900多家机构的16000多人次投票,即使想拉票也很难实现。

  事实上,证券公司内部对于分析师绩效考核也存有诸多烦恼。“以第三方评选作为公司内部员工的考核指标是否合适一直存在争议,我们试图建立一种内部的考核机制。”此前,华南一家券商战略发展部人士曾对记者表示。

  不论如何,正如曾经声明退出各类分析师评选的高善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第三方评选对于360度地考察分析师工作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上述华中券商分析师则表示,无论是新财富还是其他评选,在完善分析师评价体系上,都有存在的意义。不过,从根本来看,这个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分仓佣金逐年下降,目前最核心的问题是需要重新思考研究所的商业模式。

  目前,已经有许多券商研究所做出了新的尝试。比如,申万研究所在业内开创了财务独立的先河,申万将财务顾问业务注入研究所,使其与投行和资管方面充分联动,以此获取收益。华泰证券也提出研究所为产业基金、大宗交易、资产证券化、直投项目、并购项目等方面提供研究服务的构想。

  11月22日,第十一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揭晓,几人欢喜几家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获奖分析师换了一茬又一茬,获奖券商仍是老面孔。围绕评选的吐槽倒值得玩味,分析师抱怨折腾,基金公司申诉“占用太多精力”。至于参评标准,早已被数落多次。

  此次新财富获奖分析师主要集中于申银万国、国泰君安、海通证券、中信证券等几家券商。近年来,扩张力度较大的华创证券和宏源证券则以黑马之势突围。不过,如今的新财富评选获奖者却很难像过去那样名利双收了。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第八届新财富评选结束后,有超过50名上榜分析师在当年或次年跳槽;而2012年第十届新财富揭晓后,跳槽人数为30多人。

  相比以投资收益为客观指标来衡量业绩的买方研究员和基金,要界定一位卖方分析师的成功和优秀与否其实不容易。卖方分析师提供的是基本面研究和一般建议,没有可以比较的基准,这就为分析师评选带来了空间。

  目前市场上主流的分析师评选有三类:以新财富为代表的主观评选、以今日投资中国最佳分析师为代表的定量评选,以及今年新杀入卖方分析师评选领域的Wind资讯“看蚂蚁”分析师全民票选。

  新财富则因“出道”最早、机构投资者参与众多颇具盛名,被戏称为金融界“奥斯卡”。新财富入围、获奖与否成为券商研究所的重要考核指标,也是分析师身价的重要指标。因为前者决定着可获得券商分仓的规模,而后者则决定分析师的切身利益。

  如今,买方和卖方的态度悄然发生了微妙的转变。新加坡富敦基金中国区总监孟宁就在微博上吐槽:“新财富季的短信量是平时的2-3倍,说明有50%以上的人平时根本不给你做研究推荐,到了需要投票的时候就想起你了。”

  分析师则更为折腾,他们从全国各地扎堆赶往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基金公司聚集的地方,左手礼物右手猛票,白天忙着重复自己的观点,晚上陪着基金经理打牌,争取给基金经理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一来一去,身心俱疲。最终,业内规模前三的嘉实基金在2012年放弃了新财富的投票权,因为这一活动“占用太多精力”。半年报显示,嘉实恰恰是2013年上半年为券商贡献分仓佣金收入最多的基金。

  上榜新财富在分析师考核中占的比重也有下降趋势。华中一家券商的分析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所在的研究所如今已不再把新财富作为分析师衡量薪酬的重要指标,“经历了三年熊市,与其花大钱砸新财富,不如想别的办法‘开源’来得实在。”

  Wind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基金公司的佣金支出共25.9亿元。目前市场上共有114家券商,也就是说平均每家券商只能分到2200多万元的“一杯羹”。按过去新财富第一名分析师年薪100万元-300万元的标准计算,几名新财富分析师就可以把一家小券商压得喘不过气来。

  除了新财富,定量评选也是常见的评选方式。国内定量评选的代表是今日投资的中国最佳分析师评选。该评选以分析师推荐股票相对行业的超额收益和盈利预测的准确性为基础,杜绝了拉票、拜票现象。不过,只凭借数据的考察方法也存在一定的不足。

  而由金融数据服务商Wind资讯举办的最佳分析师海选则为分析师评选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模式。据媒体报道的数据,为期5天的投票内,有来自基金、保险、券商、高校、政府部门等1900多家机构的16000多人次投票,即使想拉票也很难实现。

  事实上,证券公司内部对于分析师绩效考核也存有诸多烦恼。“以第三方评选作为公司内部员工的考核指标是否合适一直存在争议,我们试图建立一种内部的考核机制。”此前,华南一家券商战略发展部人士曾对记者表示。

  不论如何,正如曾经声明退出各类分析师评选的高善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第三方评选对于360度地考察分析师工作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上述华中券商分析师则表示,无论是新财富还是其他评选,在完善分析师评价体系上,都有存在的意义。不过,从根本来看,这个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分仓佣金逐年下降,目前最核心的问题是需要重新思考研究所的商业模式。

  目前,已经有许多券商研究所做出了新的尝试。比如,申万研究所在业内开创了财务独立的先河,申万将财务顾问业务注入研究所,使其与投行和资管方面充分联动,以此获取收益。华泰证券也提出研究所为产业基金、大宗交易、资产证券化、直投项目、并购项目等方面提供研究服务的构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