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先锋:东升庙矿上市迷局 揭秘ST朝华刘建民百

  围绕停牌五年之久的*ST朝华,坐落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的东升庙矿以及关键大股东建新集团展开。

  理财周报对东升庙矿资产的调查,就是从深圳至呼和浩特2206公里的航程开始的。

  白塔机场的播音提醒着零下一度的寒冷。树木,尤其是枯黄的油松和笔挺的白桦,意味着南国和北国之间的切换。

  白塔机场-车站15公里,呼和浩特-临河400公里,临河-东升庙50公里。数字在跳动,理财周报在努力接近现场。

  呼和浩特直达东升庙的汽车,每天只有一班,9点发车。11月21日下午抵达呼市,只能先到中转站临河。

  晚上8点的临河已像进入了深夜,连汽车站都关张了。到早上7点半更像是醒不过来,马路冷清得让人觉得特别宽敞。

  “现在矿公司的行情不好,我们不太好说。”经济发展局对接矿公司方面的主任不敢张口。

  “市场价,市场什么价我们就什么价。”记者拨通了另一家矿企飞尚铜业的电话,工作人员久久不揭底牌。

  所有的信号似乎都有同一个指向,那就是,包括东升庙矿在内的铅锌矿企正在过冬。这正如有色金属行业研究员提醒记者的,“关键是它未的盈利能力的兑现到底是怎样的。”

  根据官方预测,东升庙矿去年营收5.91亿元,今年仍将达到5.65亿;盈利去年3.51亿元,今年大致相仿,3.56亿元。预计2013年-2015年净利润不低于2.78亿元、3.3亿元、3.3亿元。

  11月21日下午,理财周报记者来到了东升庙矿的办公场地。这是一栋含有蒙古元素的四层建筑,浅黄色,紧挨在旁的是自营的东升庙矿宾馆,年久破旧。门房阿姨说,“杜总(董事长杜俊魁)啊,平时都在临河办公的。”

  矿区在5公里之外。入口处大门上黄底红色的“东矿”二字格外显眼。这里的办公区比街上的更气派。在4层楼高的黄色办公大楼下面,理财周报记者看到一块吊起来的白底黑色的采矿许可证告示牌。

  上面显示的信息包括:采矿许可证证号:25;生产规模:60万吨/年;矿区面积1.3877平方公里;有效期限:壹拾五年 自2010年11月至2025年11月。按此信息推断,该采矿权取得的时间应为2010年。

  *ST朝华的重组方案显示,东升庙矿最初取得内蒙古东升庙硫铁矿采矿权是在2002年4月,彼时的采矿许可证证号为98,当时东升庙矿对该矿权仅花费1000万元。

  鉴于原采矿权证于2002年12月到期,东升庙矿申请办理了延续登记手续,并在2002年11月20日获得了新的许可证,编号为25,与现场公告的一致。

  不同的是,根据披露的重组方案,编号为25的这一采矿权证,对应的有限期限为2002年11月-2017年11月,与现场告示的“2010年11月-2025年11月”有出入。

  另外,根据官方披露,2003年支付了采矿权价款1124.66万元后,东升庙矿取得了证号为43的《采矿权许可证》,对应的有限期限为2003年12月-2017年11月。

  最新的采矿权许可证换发是在2009年1月,编号为C0002664,显示东升庙矿开采的有限期限是2009年1月-2029年1月,共20年,比现场公示的期限长5年。

  “对开采年限而言,20年是一条界线年的才算是储量比较大的矿。”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这是一个至截稿日仍无法得到解答的疑团,同样无法解答的是这个采矿权是否值21亿元。

  一位读过东升庙矿《矿权评估书》的地勘院人士提醒记者,在该评估书之外,还应当关注评审备案的地质报告。

  “这个评估报告只给了个总量,没有分类标示。资源量有很多种分类:控制的、推断的、预测的、具有经济意义的。推断和预测就不是很准确的,控制的就比较准确了,要用真正能利用的部分来确定资产的价值。地质报告会写得很清楚,哪一类是多少,像我们就是用数字,比如说111,332,333,334,来作为不同类别的代号。”

  “喏,矿就顺着这里拉出来。”顺着门房阿姨手指的地方,记者看到一排排红褐色或黄色的矿车在钢轨上滑动,在约摸3米高的漆黑矿洞里进进出出。

  “我们是三班倒,早上7点钟到下午3点,下午3点到11点,11点再到第2天的7点,一年只有过年放假,这样24小时全部开采,一天矿车能来回运300-400趟。”矿上的一名工人告诉记者。

  据其介绍,拉出来的矿石将被送到不远处的老虎口破碎机。“先破碎,压成小石快,然后再送到旁边的选矿厂,把它分类,铜矿、铅锌等等。”

  目前东升庙矿有两个采矿厂,对应三个选矿车间,实际产能是80万吨/年,拟新增50万吨产能。东升庙矿内部人士透露,“现在只是建井工程,新增的产能线年。”

  经过加工的精矿粉黑亮黑亮的,堆放起来如小山丘矗立。黄色的推土机在作业,旁边有货车在候着,从另一条道运走。一阵尘土扬起,留下一些飞来驰去的残影。

  今年上半年全国铅锌价格跌幅最高达到40%。“现在很多矿企都停产了,它不愿意开采,开采出来销售不掉。市场价太低了。”

  坐落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的东升庙矿,只是建新集团庞大资源王国的冰山一角。

  根据朝华科技披露,建新集团共参控股42家公司,拥有百亿资产。作为主营的矿产相关企业有18个,包括8个铅锌采冶企业,10个钨钼铜企业。

  这18个矿企的名称、储量、坐标、线路,拼凑起来就是一张矿藏寻宝图,一本建新矿业帝国的缔造史。如果这是一部纪录片,首场拍摄地点就在刘建民的家乡以及发家地甘肃,随后舞台扩张到了内蒙古、新疆、陕西、山西和安徽等地。

  有色金属行业研究员透露,圈内经常会谈及建新这个资源大户,“但它的资产到底怎样,是不是投了一些有潜力的矿山,并不知道得那么细。”

  理财周报记者接触到的甘肃某地勘院人士,讲述了刘建民靠资源一夜暴富的故事。“建新线年,甘肃民营企业介入矿产资源这个行业之后,它在陇南的徽县、成县,肃南、肃北收购了一些矿权,低买高卖,倒腾转手才有了大量的资金。”

  在甘肃大本营,建新集团设有3个矿产相关公司。其中,集团90%控股的“万星实业”仅为控股型平台,用于运营内蒙古、山西等地的7个钨钼铜矿,并无实际业务。

  另一家全资公司“进出口公司”成立于2004年,办公机构在兰州,主营矿产品的批发零售及进出口,目前主要是为集团在内蒙古的矿企“瑞峰铅冶炼”、“华峰氧化锌”代理进口精矿产品。

  2005年建新所属的“万星实业”与甘肃有色地勘局,在距离酒泉120公里的肃南县组建设立了“新洲矿业”,合作开发小柳沟钨钼矿。公开资料显示该矿已确定4个钨矿床和一个钼矿床,探明钨钼储量居亚洲第二,目前仍在勘探中。

  不过,从2010年起新洲矿业不再由建新集团实际控制。酒钢集团通过重组控股新洲矿业45%,万星实业持40%,省有色地勘局有15%。“当时因为有分歧有争议,省上还出面给他们配置了一下。”前述地勘院人士透露。

  这是建新集团在甘肃的舞台。记者接触到的徽县人士透露,“徽县的矿山大部分都是刘建民的,基本上被掏得差不多了,建新早就在外边找矿了,他们在内蒙古那边也有公司。”

  早在2000年,建新集团已将视线投向了甘肃以北,矿产资源丰富的内蒙古地区。如今,内蒙古西部,位于东经10512~10953,北纬4013~4228的新兴城市巴彦淖尔市,已成了建新集团采冶的主战场。

  巴彦淖尔,蒙语意为“富饶的湖泊”,当地人亦称“巴盟”或“巴市”。这是一个以冶金及矿山工业为主要产业的城市,硫铁矿、铅资源、锌资源储量均占内蒙古全区第一。建新集团有6个矿产相关企业就位于巴彦淖尔下辖的临河区和乌拉特后旗。

  其中,临河是巴彦淖尔市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号称“北方羊城”,因紧临黄河北线而名。当地人告诉记者,“临河主要是农业市,没有矿区。”

  建新集团除万星实业外的第2个钨钼铜板块控股平台,华澳矿业,就位于临河市解放街。华澳矿业由集团100%控股,旗下有矿业、酒店、宾馆、建材等多个业务,并不参与实际经营。

  另一家位于临河的公司是朝华科技重组标的资产之一,临河新海,设在东郊红星工业园,主营矿产品下游加工和商贸流通。根据官方预测,2012年临河新海的业绩将同比下降16%,盈利缩水62%。

  从临河往北50公里处就是乌拉特后旗。这个面积仅2.5万平方公里,人口仅6万人的旗区,所蕴含的有色金属矿藏量就约占内蒙古全区的50%,巴彦淖尔市的80%。

  而建新集团拟注入朝华科技的东升庙矿,就位于乌拉特后旗政府所在地巴音宝力格镇,只有1.7万人口。11月21日上午,记者从旗政府宣传部处了解到,“辖区内的矿企已达到30多家”。

  民营私矿遍地开花。经济发展局人士翻着了一本蓝色的工业园区矿企宣传联系手册告诉记者,“国企转制,多数矿业都被外来老板买走了,现在是私营企业。最大的算西部铜业,从青海来的;然后是紫金矿业,福建来的;东升庙矿的老板是甘肃的,建新。”

  当地人士亦告诉记者,“东升庙厂矿企业多,有紫金、万城、东升庙矿、飞尚铜业、盾安太阳能、瑞峰铅冶炼、齐华化工、团羊水泥、大唐风电,等等。”

  除东升庙矿外,建新集团还在乌拉特后旗设立了3个矿企。一个位于巴音宝力格镇120公里之外的巴音温都尔苏木。2002年,建新集团所属的华澳矿业在这里设立了欧布拉格铜矿有限责任公司,年采选能力达到6万吨。其获得的欧布拉格铜矿的采矿权,据公开资料,矿区面积为0.88平方公里。

  另外两家公司冶炼及加工企业瑞峰铅冶炼和华峰氧化锌则都位于青山镇,先后成立于2004、2006年。建新集团分别持有它们51%、65%的股权。

  除了在内蒙古西部布局了6个矿企之外,建新集团还把矿业棋盘的两颗棋子落到了内蒙古中部的乌兰察布市。

  资子公司博海矿业,拥有两座矿山李青地银铅锌多金属矿和华银铅锌矿和一个年处理10万吨矿石量的选厂。据公开资料,根据目前的勘探情况,李青地银铅锌多金属矿矿区面积仅为0.3866平方公里,储量仅可开采2-3年。

  另外一家由万星实业100%控股的孙公司中西矿业则设在乌兰察布市的卓资县。在这个距离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73公里的县城,中西矿业取得了大苏计钼矿区的采矿权和探矿权,矿区面积1.68平方公里,截至2010年年末已查明钼金属量15万吨,伴生金3.53吨、银24.79吨,矿石量1.13亿吨,平均品位0.133%。

  从甘肃省往西,2005年建新集团在新疆的西北部找到了矿业发展的新落点。在东经8228~8520,北纬4458~4624处,一个叫做托里县的哈萨克族聚集地,建新集团所属的万星实业设立了宝盛矿业和托里润新矿业,各持股份90%和49%。

  2006年,在陕西东南部的商洛市,一个因商山、洛水而得名的地方,万星实业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中北矿石”。该公司拥有的丹凤县皇台外围铜矿探矿权,拟转让给建新集团驻陕西的另一家公司皇台矿业。

  皇台矿业早在2001年设立,位于商洛市下辖县区丹凤县,作家贾平凹的故乡。皇台矿业拥有丹凤县皇台铜矿的采矿权。

  从陕西继续向东,建新集团把帝国扩张到了华北的山西。在山西东北部,东经11309~11359,北纬3858~3927处,万星实业在这里设立了“金德成信”并拥有了繁峙县后峪钼、多金属矿探矿权。

  在安徽东北部滁州市下辖的凤阳县,即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故里,建新集团设立了金鹏矿业和中都矿业。

  金鹏矿业,2006年被建新集团收购重组,是拟以100%溢价装入*ST朝华的标的之一。而它旗下的凤阳县中家山铅锌(金银)矿采矿权,取得成本和后续支出合计仅为5416.3万元。根据公开的财务数据,金鹏矿业2010年、2011年、2012年上半年续亏,各亏损774.94万元、387.99万元和572.46万元。

  另一家公司“中都矿产”则主营以金为主伴生铅锌银矿采选,为建新集团全资设立。

  这18个矿点,横跨大西北、中国北部、华北、华东等地区,在建新集团风云变幻的矿业版图上存留下来,每一个坐标,每一条线路,都在提醒着这个矿业帝国的20年。

  在刘建民庞大的矿业王国里,排队等上市的资产不在少数。东升庙矿只是第一家。

  今年8月,刘建民正式成为朝华科技的一把手,对东升庙矿的重组又推进了一步。

  在东升庙矿的矿区,记者接触到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最近公司突然又有上市的消息了。”

  而在后旗政府经济办人士眼里,这俨然是一个旧话题。“东矿还没上市,哎呀,已经说了四五年了。”

  11月19日的股东大会已经通过。11月21日在电话里,朝华科技董秘熊为民的声音,听上去已不像初次接触时那样急躁。

  业内分析师表示重组方案的前景还是扑朔迷离。“股东大会是通过了,关键的问题是证监会通不通过。”

  跟东升庙矿(包括金鹏矿业、临河新海)历经漫漫上市长路一样,其他的17家矿企,也在酝酿或等待上市的机会。

  万星实业在其官网的简介中,就将上市的愿望表露得一览无遗“公司未来发展目标是通过IPO实现公司整体上市,努力成为甘肃第一优、中国民营矿业第一优上市公司”。

  建新集团承诺在朝华科技重组完成并恢复上市后将其余部分矿企装入上市公司,并给出了时间表:将新洲矿业1年内注入上市公司;金德成信、皇台矿业和中西矿业在其建成投产后2年内注入上市公司;欧布拉格铜矿、宝盛矿业、托里润新矿业在探矿取得明显成果的前提下,均在其建成投产后2年内注入;在承诺的注入条件成熟时,将把瑞峰铅冶炼、华峰氧化锌、博海矿业、中都矿业、进出口公司注入上市公司。

  仅有金德成信、皇台矿业在公开信息里明确将于2014年、2013年下半年建成投产,如此推断,可预测的注入时间也远在2016年以及2015年下半年。

  而进出口公司,原本计划在2012年6月20日随金鹏矿业、临河新海一同装入东升庙矿业,却在9月14日被甘肃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撤销变更备案手续。

  对此,前述甘肃地勘院人士表示,“矿权转让应该通过国土资源局来转让,但现在很多个体企业它是直接通过变更企业法人来转让的,这是不合法的。”

  另据赛德万方向本报发来的函件称,“赛德万方组织形式为有限责任公司,并非合伙企业,不存在合伙人概念,周形从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赛德万方未聘请周道炯为公司顾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