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银基金:国民技术报案一年后卷走5亿的3名在逃

  5亿元被卷走,相关私募基金公司的人员失联一年多后,这一震惊市场的案件终于有了进展。受骗上市公司国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国民技术,300077.SZ)公告称,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旗隆)相关人员被批捕。

  12月28日晚间,国民技术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获悉,深圳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于2018年12月25日依法决定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在逃犯罪嫌疑人代雪峰、徐馨漫妮、张俊琪批准逮捕。

  国民技术是深圳一家从事信息安全芯片、通讯芯片产品设计及解决方案研发和销售的企业,前海旗隆是一家曾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机构。

  代雪峰是前海旗隆创始人兼董事长;张俊琪是北京旗隆医药控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徐馨漫妮是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及第一大股东。北京旗隆医药控股有限公司是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

  2015年11月,国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前海国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民投资)与北京旗隆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旗隆)签订《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合伙协议书》(下称《合伙协议》),国民投资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3亿元,北京旗隆作为普通合伙人出资50万元,共同投资成立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国泰旗兴),约定了收益分配及亏损分摊机制。

  2016年3月,国民投资、北京旗隆和国泰旗兴签署《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追加投资协议书》(下称《追加投资协议》),约定国民投资向国泰旗兴追加投资2亿元。

  2017年11月29日,国民技术临时停牌。公司公告称,累计投资5亿元、与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子公司北京旗隆医药控股有限公司合作成立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由北京旗隆负责产业投资基金日常运营管理。但后期,前海旗隆、北京旗隆相关人员均处于失联状态,“人去楼空。”

  这被认为是A股2017年最为“奇幻”的事件之一。当时媒体报道援引的代雪峰微博微信表态,认为代雪峰等人去往美国。

  值得注意的是,国民技术和前海旗隆合作设立的这只“深圳国泰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并没有在中基协备案。

  国民技术在2017年11月28日向公安机关报案,到2018年1月24日,公司收到深圳市公安局于2018年1月23日出具的《立案告知书》,公安局认为,代雪峰、徐馨漫妮、张俊琪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现立案侦查。

  国民技术为此对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5亿元,将减少2017年归母综合收益5亿元。根据公司2017年年报披露,当年净利润为-4.88亿元。

  这次被骗5个亿,还牵扯出国民技术对此次投资5亿元没有如实披露信息的违规事件。证监会介入调查发现,除《合作协议》以外,国民投资、北京旗隆和国泰旗兴还签订了两份补充协议,但这两份协议没有按照信披要求按时披露,证监会深圳监管局于2018年5月对国民技术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国民技术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同时对时任董事长罗昭学,负责投资的副总经理喻俊杰、时任董事会秘书刘红晶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20万元、10万元罚款。

  前海旗隆在南方私募圈小有名气,因为公司前任董事长代雪峰曾自称“医药巴菲特”,又在2015年A股经历股灾时率先喊出“为国护盘”。

  据前海旗隆官方微信号上的信息,现年43岁的代雪峰出生于1975年,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口腔医学专业,他从1994年开始投身证券投资市场。

  在一篇专访代雪峰的公开报道中,代雪峰称,自己在三甲医院有5年工作经验,此后才去到国际投资机构工作,并转战私募。

  2006年,代雪峰创建旗隆投资并开始独立管理海内外基金。2014年,旗隆投资成立子公司前海旗隆,并开始了阳光私募业务进程。

  在成立一年后,代雪峰因为发布了一篇《为国护盘第一天》的公开信,被媒体广泛报道。

  不过,代雪峰似乎在尽力撇清和前海旗隆的关系。前海旗隆成立后,投资人和股权发生过9次变更记录。2017年8月22日,出资比例高达99%的代雪峰将前海旗隆股权转让给徐馨漫妮。

  2018年1月,国民技术通过两家全资子公司国民电商、国民投资总耗资13.36亿余元,现金收购深圳市斯诺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70%股权。

  斯诺实业是一家专业从事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是我国主要的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之一。收购时公司产品以人造石墨为主,兼有少量复合石墨产品。

  但斯诺实业却踩了沃特玛的“雷”。2018年4月,因斯诺实业原主要客户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出现偿债风险,导致市场销售不及预期。同时,受宏观经济环境及资金政策影响,斯诺实业经营情况受到负面影响,主要利润增长点石墨化项目建设进程延后。因此,斯诺实业2018年度预计不能完成原定的1.8亿元业绩承诺目标,且差异较大。

  国民技术12月22日发布公告称,为保障上市公司利益,国民技术子公司国民电商、国民投资分别与业绩承诺人鲍海友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鲍海友分别将其持有的斯诺实业18%、7%股权(合计25%)质押给国民电商及国民投资,为斯诺实业未达到承诺净利润而产生的补偿义务(如有)提供担保。

  这对于国民技术而言又是一个重大利空。公告后的第一个交易日,股价跌停收盘。截至2018年12月28日,该股从2017年12月20日复牌前一天的15.66元,已经跌至7.39元,惨遭腰斩。

  此外,如果国民技术2018年也全年亏损,由于公司2017年已经亏损4.87亿元,就会因连续2年亏损而被ST。

相关阅读